为您提供夜狐独舞最新作品逆天剑祖最新章节、逆天剑祖无弹窗阅读
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聚星娱乐-聚星娱乐平台-聚星平台>>一念情起·终结篇(全集)> 第106章 番外二 心怀暖阳,随你远6航(2)

第106章 番外二 心怀暖阳,随你远6航(2)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咽唾沫的声音我听在耳里,听出了他呼吸声里的紧张,我是如此了解他。

    “我晚上会吃药。”我想让他放心,或许他对我还有一些感情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们每次分开,都是我来找你,你从来都不找我?”

    他问我的时候,我好像听见了他的委屈。

    我其实很想说:“如果你现在单身,我会马上回去找你,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煎熬,受不了你不陪我的日子,受不了没有你宠我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可我说不出口。我痴心妄想地以为他对我还有很深的感情,如果我说了,我就成了破坏他人婚姻的第三者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的性格不好,太以自我为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不是不想来找我,只是你自尊心太强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居然反问我,却正戳中我的痛处。我自尊心太强,强到在自己爱的男人面前都没办法放下身段来,哪怕是撒一下娇,都很难得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他,我知道很多事不可以再说,因为会无止境地纠缠下去。我下车的时候告诉他,以后不管我怎么样,都不要再来找我了。我知道这样长期下去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妈妈老了,需要安心;我很喜欢小孩,曾经想过要和覃远航生至少两个孩子。我可以做个不婚的单身女人,但我不能做个没有孩子的女人。我妈妈一定不能接受我当单亲妈妈,婚是一定要结的。所以我希望找个心智成熟、无不良嗜好的男人结婚,然后生个孩子。婚前我会进行财产公证,并签好协议,如果以后离婚,孩子的抚养权要归我。

    我是一个理智到这种份儿上的女人,男人一定都会怕我。

    对象是大学同学介绍的,我们对彼此的硬件都很满意:长相、身高、学历、兴趣爱好,这些都是我们第一时间摆出来的硬件;软件就是爱,他也说了暂时不需要。这个正合我的心意,如此,我便不会觉得自己对不起人家。

    老板也知道我有了新对象,他自告奋勇地把对方查了个底朝天,然后告诉我:“sunny,这个男人还是可以的。我帮你做了他的市场调研和资产评估,短线长线的股指走向,总体来说,业绩优良,可以购买投资。”

    我一直知道老板希望我能早点从失恋中走出来,他其实是想帮我,我也相信他。

    所以第二次见面,当对方提出要闪婚的时候,我只是附加了一项,说要把协议签好。

    我打电话给老板,说第二天要请一天假,我要去民政局领结婚证了。

    那边的声音有点嘈杂,大概不止老板一个人。

    老板的声音有些惊讶:“桑尼,你一定没疯吧?你们好像才见了第二次面,谈谈朋友还可以,领证结婚会不会太快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闪婚。我这个人做事你是知道的,我如果下定决心要把后路断了,就只会往前走,不能再回头看了。你放心,我会过得好。”

    我安慰老板的时候,心莫名地疼得厉害,一想到要断了后路往前走,我就疼。

    这半年,我一直都把那条后路留着,总想着有一天我们还能和好。其实根本好不了了,他如果要退婚,估计这一段时间的报纸都会被他退婚的消息刷版。

    我以为老板会赞同我闪婚,但我听到电话里换了一个声音:“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覃远航!他居然和老板在一起!

    我一时语塞,半晌才调整好情绪。我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准结婚对象:“我在外面喝点咖啡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:“喝一次咖啡就把自己嫁了?”

    我淡淡地道:“难道还需要去吃顿牛排?”

    我承认此时的自己有些窃喜,我听到了来自覃远航的久违的酸味。他以前不知道多爱吃醋,若是我在他面前说了哪个客户很绅士,他立马就能跟我翻脸。

    无聊的时候我总喜欢那样逗他,看到他把我夸奖过的男人损得一文不值的时候,特别有快感。每每那个时候,我总会倒在他的腿上,笑声跟铃子在响似的:“哪有你好?个个都没有你好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追问我在哪里,我偏偏不说,然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对面的男人问我:“明天我几点到你家接你?再顺便见见你的妈妈。我们去领证,家长总是要见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竟是如此草率的人,连双方家长都没有见过就要去领证了,活像各自身后都有鬼在追似的迫切。

    “九点吧,我请了假,想睡个懒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翌日一大早,我还在闭着眼睛睡觉,估摸着才不过六点钟,门就被拍得震天响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昨夜睡得特别好,我还做了个好梦,梦见覃远航拿着番茄往我头上砸,骂我骂得很难听,说我吃块牛排就把自己给嫁了,简直便宜得跟青菜似的。我几次在梦里咯咯地笑。

    这时候听到门被拍响,我根本不想起床开门。

    倒是妈妈急慌慌地去开了门,覃远航喊“阿姨好”的声音倏地传进了我的耳朵,我吓得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直以为是做梦,谁知他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我真担心他会带了一箩筐的番茄来打我。

    他冲进我的卧室,直接就去翻我放在床头柜上的包包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!覃远航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翻出了我的户口簿,轻车熟路地从我的钱包里抽出身份证来,又看了看上面的信息,然后把身份证卡在户口簿里,啪的一声合上,顺手揣进自己的牛仔裤袋里。

    我惊了一下,朝他伸手:“你干什么?还给我!”

    我还穿着睡裙,蓬头垢面的,他拉着我就往床上拖:“走!”

    我妈站在门口,吓得张大了嘴巴,朝着覃远航冲过来:“你放开柠柠!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真是个狗血的妈,她自己把人放进来,现在才来说拼命。

    哪知覃远航突然低头吻住了我的嘴,我居然没有反抗,妈妈举起来的手顿在了半空,都不知道应该放哪儿合适。

    因为我们的举动分明不是陌生人,而且我今天要去领证。

    妈妈做出一副巴不得我被啃了的样子走出门,说要去做点早餐。我很想喊她,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?可我的嘴出不了声。

    覃远航今天穿了白衬衣和西裤,他那个性子很少穿得这样周正。平时他要不然就是t恤,要不然就是花衬衣,再不济也要有点色彩,黑白色于他来说一点激情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松开我的时候也不跟我讲话,径直走到了衣柜边拉开柜门,从里面拿出我上班时穿的衬衣和裙子丢在床上:“快点换上,要不然我来给你换。”

    我惊了一跳:“你出去!”

    “你不换我就来给你换。”

    我真是被他气死了:“我自己换!”

    等我穿好衣服的时候,他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,手里还拿着毛巾。

    我一直在怔忡和清醒间反复,他以前经常住在这里,对我家比我自己还熟。毛巾已经拧干了水,他走过来就把毛巾拍在我脸上开始揉。

    脸都被揉疼了,我真想朝他发火,又怕被妈妈听见:“你干吗?”

    他真是没有一点点闯入别人私人空间的尴尬:“洗洗脸,精神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请了假,还要睡觉!”

    “睡什么睡!衣服都穿好了。”他拖着我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我连高跟鞋都没换,穿着拖鞋就被拽出了门。妈妈从厨房追了出来,我估摸着她是把覃远航当成了今天要和我领证的那个人:“柠柠,你们不吃早饭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阿姨。我们回来再吃!”覃远航对我妈妈可真是礼貌,却粗鲁地一把就把我推进了电梯里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换鞋!”

    “换什么鞋,反正有车坐!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证件还我!”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他脾气就是这么讨厌,总是很孩子气,他就算是不想我去领证,抢了我的证件又有什么用?大不了我去挂失、补办。

    他时不时地看表,时间尚早,他连抬腕看表的动作都火急火燎的。

    我是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人,怎么可以穿着一双在家里穿的拖鞋就跑了出来!

    可我竟然鬼使神差地没有过多反抗。

    他拉着我上车,我也就跟着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故作镇定:“你要请我吃早饭吗?”

    “我忘了买。”他毫无内疚之感,说得大大方方的,“早饭午饭一起吃吧,我请你吃牛排。”

    我很无语。

    早高峰一路堵车,堵到民政局门口时,已经九点过一分了。

    他拉开我面前的车屉,从里面拿了证件出来。我看到暗红色的户口簿时,心跳漏了一拍,愣得我半晌都没有回过神。

    其实我是个很聪明的人,只是一直努力让自己幼稚地想他大概是有点在乎我,所以抢了我的证件,不想让我和另外一个人结婚罢了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不想结,如果有个可以左右我的人要阻止我的话,我就坚定不了。

    覃远航绝对是可以左右我心绪的人,他已经绕到了我的车门外,拉开我这边的车门把我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没再问他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上面穿着周正的职业装,脚上穿着拖鞋,觉得自己特别怪异。

    我走得慢,被他拉着去照相的时候,他还乐呵呵地嘲笑我:“反正我知道这个是半身相,又没人照你鞋子——头靠过来一点!”

    我心跳得特别快,头偏了偏,对着镜头笑了。

    可是照相的师傅又递来一把梳子给我:“快把头发梳梳,有点乱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我赶紧接过梳子,往自己的头发上挥舞了几下,又快速地还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,多梳几下也没事。”他笑着说,声音有几分调侃的笑意。

    我有些心虚,却抵死不认:“谁急了!”

    当两本结婚证上被戳上钢印的时候,我拿着那个本子看了好久,还在钢印上摸了摸,那痕迹摸起来很烫似的,一路烫到了我的心尖儿上。

    我都没有同他说话,拿着自己的本子低着头就往外走。我也没问他就这样结婚了,他家里会怎么办,因为我也有野心,盼了这么多年的结婚证,他主动带我来领了,我又没有逼他,当然不会不要。如果结了婚,我就是名正言顺,不管谁来,我都不会怕,因为我有资格反抗了。

    比起覃远航在覃家掀起的滔天巨浪,只和我见过一次面就要闪婚的男士所受到的挫折,实在是有点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覃家的人都疯了,我才和覃远航拿了结婚证,他们就要逼着我们去离婚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我怎么可能去离婚!我把我的结婚证锁进了我老板的抽屉里。

    老板说我这样做会连累他,我不客气地说或许还会被连累得更严重。

    老板很无语,他也没猜到覃远航会就这样跑去和我领了证。

    我其实也很无语,居然这样就和覃远航结了婚,连一顿牛排都没吃,比菜价还便宜。但结婚证毕竟很贵重,也就抵了。

    我跟老板说:我愿意一辈子都在锦程控股打工,能不能稍稍帮我应付一下覃家的人。

    哪知他动作比我还快,马上就让人起草了新的劳动雇佣合同,其实就是一份卖身契,他让我在上面签字。

    呃……我怎么能算计得过狐狸心思的裴锦程?他一定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人。不过没关系,签就签吧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几次找到我,每次都是正面冲突,难听的话我一句也记不住,全部左耳朵进、右耳朵出。

    反正我有结婚证。我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覃远航像一个破罐子,他什么也不管地乱摔,美其名曰:“订婚的事我就没同意过,他们非要以死相逼。我看他们这半年来活得挺滋润,也不用委屈我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了一个年轻女人,还委屈呢?”我其实是很酸的,和他分开半年,我一直都很洁身自好,可他却有别人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,我谁也没得过。下不去嘴,哪个女人都没碰过。”

    我是真的笑得花枝乱颤了,他有时候说些自己都不好意思的实话时,总是会脸红。

    这时候也是。他一定是怕我会笑他。

    他天天带着我出去秀恩爱,老板的杂志都被我们喝咖啡、看电影的花边新闻给占满了。

    覃家无能为力,当初订婚都不见报,现在覃少奶奶都出来了,事情想压也压不住。

    我们才结婚一个月都不到,就又吵架了,他两天没理我。

    上次他问我,为什么每次分手,我从来都不会去找他。

    其实以前不去找他,是因为我很多时候觉得自卑,觉得我配不上他,如果真分了,他还可以找个更好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同了,我们结了婚,他是我的丈夫,他的小性子上来了,我就要想着他对我好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做好了甜品给他送过去,然后问他要不要看电影,我已经买好了电影票。

    他马上问我是什么电影。

    我没回答他,只问他我做的甜品好不好吃,他说味道不错,想里面再放点芒果,我又去切了芒果。

    我们像是没有吵过架……

    他比以前对我还要好,因为他说享受了吵架后我主动找他的快感,得补偿我……

    (全书完)

    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>

    document.write('');

    tanx_s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

    tanx_s.type = "text/javascript";

    tanx_s.charset = "gbk";

    tanx_s.id = "tanx-s-mm_14370482_3424918_15814205";

    tanx_s.async = true;

    tanx_s.src = "http://p.tanx.com/ex?i=mm_14370482_3424918_15814205";

    tanx_h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head")[0];

    if(tanx_h)tanx_h.insertbefore(tanx_s,tanx_h.firstchild);

    </scrip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