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您提供夜狐独舞最新作品逆天剑祖最新章节、逆天剑祖无弹窗阅读
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聚星娱乐-聚星娱乐平台-聚星平台>>漂洋过海来看你> 3第53章

3第53章

    郑楚坐在床边,陈姗姗悠悠醒来。看到郑楚,她非常吃惊:“郑楚?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郑楚嗤笑一声:“那你以为是谁,唐明吗?他现在人在丽江,不可能出现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陈姗姗拿手机,慌乱间手机几次险些掉下去:“那我给他打电话,我打给他,他一定会回来的!”

    郑楚一把抢回手机:“陈姗姗!你打给他说什么?说你第二次自杀未遂?他已经不在乎了,你清醒点吧!唐明爱的是你姐姐,是严晓秋,你别再执迷不悟了!”

    陈姗姗看着郑楚严肃的样子,声嘶力竭地吼道:“不,唐明是我的!郑楚,你干吗要救我,你让我死不好吗?反正你们都讨厌我,你是这样,唐明是这样,严晓秋也是这样。我要让唐明后悔,后悔选择了严晓秋,他要对我的死负责,他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!”

    郑楚错愕地看着陈姗姗,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她:“姗姗,你错了。只有关心你的人才会在乎你的生死,如果唐明和晓秋不关心你不在乎你,你是生是死跟他们有什么关系?可你偏偏要用这种方式伤害那些爱你关心你的人,你其实伸手就可以触碰幸福,只是双眼暂时被蒙蔽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英国的医院里,不知道真相的苏芒还在跟郑美玲斗智斗勇。

    郑美玲任性撒娇:“我不管,你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苏芒无奈地摸了摸郑美玲的胳膊:“人家说生病的人都会表现得特别像小孩子,现在我算是长见识了。我说姑姑,您能不能别这么任性,当初是您说讨厌我,现在又舍不得我走,我现在只想长一对翅膀,光速飞离您的视线。”

    郑美玲嘴硬得说:“谁舍不得你了,你欠我的没还清,想走,没门!”

    苏芒一脸的不解:“我欠郑楚的没错,欠着您什么了?”

    郑美玲一脸傲娇得说:“我出手买了你的房,你说,欠没欠我?”

    苏芒听了一愣:“那房子,是您买的?”

    郑美玲这时候才讲出了真相:“郑楚那个臭小子来求我,我就告诉他,买房可以,他得继承艾美。再怎么说我也是他姑姑,总不能看他为了你自毁前程吧?”

    苏芒根本就没想到,原来事实,竟然是这个样子的:“……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,如果我永远都不知道,就不会再对郑楚有任何心思。我都跟他说清楚了,说我不爱他,他现在恨我都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郑美玲拍了拍苏芒的手:“你等着啊,我视频小楚。”

    视频很快接通郑美玲对着那头的郑楚问:“小楚,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郑楚对着摄像头说道:“我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苏芒一听跟着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郑美玲也是一阵担心:“医院?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镜头突然扫到旁边的衣袖:“哎,小楚,等会儿,你把镜头向右转,那个女人是谁?”

    郑楚头疼地解释:“陈姗姗,你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郑美玲一惊,不会吧,这个臭小子怎么又跟陈姗姗搅合在一起了?她赶紧看了眼苏芒的脸色,说道:“陈姗姗?!你那前女友,你怎么回事,怎么又跟她走到一块去了!”

    苏芒脸色很难看,拿过ipad看了一眼,陈姗姗躺在郑楚背后的病床上。

    郑楚这边,病房电视开着,正播报一条新闻:昨日晚间,丽江某山区由于暴雨引发泥石流,造成多人遇难……只不过因为在视频,根本没来得及看电视。

    郑楚看到苏芒也是一阵惊讶:“姑姑,苏芒怎么和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郑美玲抢过ipad:“这你别管!你说清楚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郑楚赶紧解释:“姑姑,你听我解释,我跟她在一起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唐果果却在这时冲进病房:“陈姗姗!”

    郑楚见状,赶紧嘱咐了一句:“姑姑,我回头再跟你说,你帮我照顾好苏芒啊!”说完就挂断了视频。

    苏芒看着ipad苦笑了一下,转身离开,郑美玲追出去:“苏芒,你别走!郑楚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,苏芒!”苏芒一路小跑消失在郑美玲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陈姗姗的病房里,郑楚迎了上去:“果果,不是不让你来吗,姗姗没什么大事,我看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陈姗姗倔强地看着唐果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问:“果果,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?”

    唐果果怒极反笑,上前一步就扯陈姗姗的胳膊:“看你笑话?你也配!陈姗姗,你给我起来,跟我去丽江!”

    陈姗姗甩开唐果果:“唐果果,你发什么疯,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唐果果却在此时突然指着陈姗姗哭了出来:“陈姗姗!都是因为你,要不是你,晓秋不会躲到丽江去,也不会出这样的事,要是晓秋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你等着内疚一辈子吧!”

    郑楚听了唐果果的话,愣住了:“果果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果果哭得喘不过气来:“晓秋在昨天的泥石流中遇难了,是生是死到现在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陈姗姗跌坐在床头,双眼失神:“你……你说严晓秋怎么了?”

    唐果果擦掉眼泪,恶狠狠地看着陈姗姗:“陈姗姗,现在你满意了吧?你害死了晓秋,害得我哥失去了爱人。你在设计逼我哥跟你结婚,逼晓秋离开上海的时候,是不是早就忘了她是你亲姐姐!”

    郑楚看了一眼陈姗姗的脸色,拽住果果:“果果!”

    唐果果使劲想把郑楚的手甩开:“你别拉我!我问你,陈姗姗自杀跟你有什么关系,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?”

    郑楚赶紧解释:“是你哥怕她出事,让我过去看看的!”

    唐果果使足了力气掰开郑楚的手:“我哥是个懦夫,他要是能早点看清陈姗姗的真面目,就不会失去晓秋,你也是个懦夫,苏芒都已经去了英国,你却还在关心陈姗姗的死活。男人没一个……除了苏畅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唐果果离开,郑楚靠在墙上,打给唐明,无人接听。无奈,只好再走回病房,却看到陈姗姗挣扎着爬起来,拔掉了针头。

    郑楚赶紧过去扶住她:“你去哪儿,还嫌不够乱吗,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儿行不行!”

    陈姗姗低着头,看不清表情:“我回丽江。”

    郑楚急道:“回去干吗?你觉得你还能抢得过一个死人吗?”

    陈姗姗抬起头来,满脸的泪痕,歇斯底里地吼道:“郑楚,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不堪?我还能跟谁抢,我还抢什么?她是我姐,我亲姐姐,我回去收尸行不行啊!”

    陈姗姗最终还是离开了,郑楚颓然躺倒在病床上,望着天花板,眼里有淡淡的湿意。

    “苏芒,你现在在做什么呢?要是知道你最好的朋友遇难了,你会不会很伤心,你哭得时候真的很难看,可是我却不能把肩膀借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唐明不在,郑楚约了费奕练拳。

    场馆里,郑楚一拳把费奕打倒在地。两个人瘫倒在地,都不说话,一直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费奕,你还记得唐明吗?”

    费奕扭头看了他一眼:“当然,你那个好兄弟嘛,上次还一块喝酒来着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郑楚声音低沉:“他的爱人死了,在前几天新闻报道的那场泥石流中遇难了。她是个很好的女孩,如果不是这场灾难,她会成为最棒的珠宝设计师。”

    费奕沉默,过了一会才说:“所以你是因为这件事伤心?还是因为这件事联想到了自己?郑楚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郑楚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如果唐明现在出现在我眼前,我一定会狠狠揍他一顿,他要是能在两个女人之间早做决断,也就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费奕看着郑楚这样,气不打一处来:“郑楚,你知不知道我现在也想狠狠揍你一顿!我记得我跟你说过,你永远不知道灾难和明天哪个先来临,所以尽可能地去珍惜身边的人。我是这样,唐明也是这样,我们两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你面前难道还不够吗?你还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郑楚惆怅地坐了起来:“没错,我还爱着苏芒,如果说我们之间的距离有一百步,只要她愿意走出那一步,我可以一个人走完剩下的九十九步,可就怕她连一步的机会都不给我。”

    费奕看着他:“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她回英国想通了,回心转意了呢?”

    郑楚眼睛一亮,想起在姑姑那里看到地苏芒:“费奕,你说得对,或许她回心转意了,不管如何,我都要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丽江,严晓秋家。

    唐明抱着严晓秋的骨灰盒,静静地站在院中的一棵老树下,闭着眼睛抬头感受风的拂动。他睁开眼睛,仿佛云朵、阳光、尘埃渐渐都变成了严晓秋的模样,笑着与他对视。他也轻轻笑了,抱着骨灰盒的手收紧了些。

    身后脚步声渐渐近了:“唐明。”

    唐明微愣,转过身去,看到是陈姗姗,唐明皱眉,低下头抚摸严晓秋的骨灰盒。

    陈姗姗看到唐明的样子,忍不住哭了出来:“你看见这手腕上的疤痕了吗?就在她死的那一晚,我也自杀了,要不是郑楚及时赶到,我会陪着她一起离开这个世界。唐明,你明明不爱我,为什么要一次次给我希望,为什么不肯彻底伤害我,为什么还要郑楚去看我!害死她的不是泥石流,不是我,不是任何人,而是你!我恨你,唐明!你不能爱我,还害死了我姐姐,她是我姐姐啊!”

    唐明也是热泪盈眶,声音哽咽着说:“你说得没错,我同时伤害了你们两个人。我会用余生去赎罪,我相信她还没有走,还在我身边,我能看到的,她都能看到,我能感受到的,她也能感受到。”

    唐明抱着骨灰盒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陈姗姗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一片酸涩,因为她的爱她的偏执,害了三个人,如果可以回头,她愿意付出一切去换回姐姐的生命。“我知道我不配问你有没有爱过我,但是,我爱你,从不曾后悔过。但如果早知今日的结局,重来一次,我会选择姐姐,而不是你。”这句话,唐明仿佛听到了,但却没有任何反应。陈姗姗走进了客栈,姐姐雇佣的服务员正在客栈里面擦着桌子,阳光透过窗子洒在木质地板上,她的眼角渐渐湿润,当看见客栈墙上挂着她们一家四口儿时的合影时,她终于忍不住,跪在地上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陈姗姗哭泣道:“姐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我知道错了,你回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严父听到声音,从里屋走过来:“是啊,天都晴了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晓秋跟她妈妈作伴去了,她不孤单。”

    陈姗姗抬头看着严父,泪眼朦胧,严父蹲下来,拉起她的手。

    陈姗姗站起身,突然抱住严父:“爸,你们联合起来骗我的是不是?我知道错了,你让姐姐回来好不好?只要她能回来,我再也不胡闹了,她想要什么我都让给她,我乖乖陪在你们身边,做个好女儿,好妹妹,爸!”

    严父轻拍着姗姗的背,晓秋死了,他怎么会不难过不怨恨?可他已经失去了晓秋,他不能再失去姗姗了。

    “姗姗,晓秋不会怪你的,你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陈姗姗趴在严父肩上大哭。

    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>

    document.write('');

    tanx_s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

    tanx_s.type = "text/javascript";

    tanx_s.charset = "gbk";

    tanx_s.id = "tanx-s-mm_14370482_3424918_15814205";

    tanx_s.async = true;

    tanx_s.src = "http://p.tanx.com/ex?i=mm_14370482_3424918_15814205";

    tanx_h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head")[0];

    if(tanx_h)tanx_h.insertbefore(tanx_s,tanx_h.firstchild);

    </scrip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