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您提供夜狐独舞最新作品逆天剑祖最新章节、逆天剑祖无弹窗阅读
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聚星娱乐-聚星娱乐平台-聚星平台>>漂洋过海来看你> 第结54章 大结局

第结54章 大结局

    郑楚听了费奕的话,终于决定还是要去把苏芒追回来。他想起上次求婚的场面,因为苏芒的临时离开,戒指还落在租借地场地。他去找唐果果和苏畅帮忙,几个人费尽了力气,终于找到了那枚戒指。

    郑楚大喊:“苏芒,你等着我!我说过,我会让你看见幸福的!”

    唐果果和苏畅跟着一起开心。

    第二天,郑楚拉着行李箱进机场,唐明满脸胡茬,很憔悴,正好从机场出来,两人迎面撞上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幅样子,郑楚心里不但没有同情,反而一阵怒火,扔下行李,一拳打在唐明脸上。

    来送机的唐果果赶紧上前拉过唐明,怒瞪着郑楚:“郑楚!你干吗打我哥?”

    郑楚却不理果果,看着唐明:“这一拳是替晓秋打的,我已经忍了很久了,没想到还能等到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唐明苦笑:“我是该打。”

    唐果果警惕地看着郑楚,生怕他再动手:“我哥都这样了,你也下得去手!”

    郑楚唐明兄弟二人突然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英国了,唐明,振作起来,祝我好运吧。”郑楚此刻不知如何来安慰唐明,只好这样说。

    唐明看着郑楚,认真地说:“去吧,别像我一样留下永远都无法弥补的遗憾。等你回来也许就看不到我了。我打算出国,暂时离开这个伤心地。我答应晓秋,要替她看更多的风景、走更多的路、爬更多的山。”

    郑楚点了点头:“这样也好,晓秋应该会很开心,我也祝你好运,果果,跟苏畅好好的,没有什么比爱人在身边更幸福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郑楚转身,潇洒地大步走进登机口。

    飞机安全抵达伦敦,是夜,郑楚一下飞机,就打车直奔医院。

    郑美玲正吃着苹果敷面膜,郑楚拉着行李冲进病房:“姑姑!”

    郑美玲被郑楚的到来动静吓得呛着了,抚着自己的胸口说:“小楚,你想吓死我啊?”

    郑楚猴急地说:“姑姑,别闹了,苏芒呢?我这次回来是下定决心要跟苏芒在一起的,不管您跟我爸妈有多不喜欢她,我都不会再放手了!”

    郑美玲蹙眉看着他:“我不知道,我们俩就是在医院碰到的,你以为我是江湖百晓生啊,在英国住了几年,就成我的地盘了,想找谁都能找到?苏芒看到你跟陈姗姗在一起之后,就再也没来看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郑楚转头就跑:“那我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郑美玲佯怒道:“回来!说你没良心你还破罐子破摔了?大晚上的你到哪儿找她去?说女人是祸水还真是没错,有了爱人忘了亲人!我明天手术,等手术结束之后再找吧,你先去找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郑楚犹豫了片刻,虽然着急,可确实不是就能解决的事情,他略一犹豫就答应了姑姑,起身往酒店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就是郑美玲要手术的日子了,郑楚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等着。三个小时过去,医生出来,郑楚急切地上前询问:“医生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医生笑着轻点头:“手术很成功。”

    后面护士推着郑美玲出来,郑美玲处于半梦半醒状态。

    郑美玲声音细小地轻唤:“小楚。”郑楚附耳过去,就听到姑姑轻声说出他最想听到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想了一整天,就连手术的时候也在想,苏芒那样一个女人,事业好,人品也好,却因为你逃到了这里,你和苏芒都还年轻,还有尝试的机会。苏芒是个好女人,去吧,小楚,把她追回来。”

    郑楚点了点头,可却仍是觉得迷茫:“可是,伦敦这么大,我上哪儿去找她呢?”

    郑美玲病弱的声音传来:“温莎古堡、泰晤士河、塔桥、唐人街,伦敦是很大,但只要用心,你总能遇见她。你都从中国追到伦敦来了,还差这几步路吗?”

    郑楚担忧地看着郑美玲:“可是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听到了,手术很成功,不是吗?我改变主意了,我要苏芒当我的侄媳妇,不把她追回来,你也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郑楚呆滞片刻,转身大步跑开。

    苏芒抱着《遗失的美好》和《慈悲客栈》两本书走在街头,拐角的时候看见陈嘉明和一帮朋友从酒吧出来。

    陈嘉明好像喝得很醉,他跌跌撞撞走向苏芒,苏芒不断后退。突然,陈嘉明扑通一声扑倒在苏芒脚下,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陈嘉明醒来发现自己在陌生的房间躺着,愣了一会,他起身走出房间,看到了苏芒。

    苏芒转身看到他醒了,面无表情地说:“你醒了,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陈嘉明表情严肃地看着苏芒:“苏芒,我们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苏芒看一眼她:“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。”

    陈嘉明:“那如果我要谈的事跟你的孩子有关呢?”

    苏芒和陈嘉明面对面坐在咖啡厅窗边。

    陈嘉明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:“其实想一想,你跟我在一起的那段时间,除了几百万的债务,我什么都没带给你,我和我妈那样对你,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丢在大街上,还要辛苦带我回家?”

    苏芒淡淡地说:“你不仁,我不能不义。”

    陈嘉明看着苏芒犹豫了下,终于还是说道:“你的这份心软,让我决定告诉你一些事情。你知道为什么我最开始看见郑楚的时候那么惊讶吗?因为在回国之前我就见过他,准确地说,应该是见过他的照片,在精子捐献库的捐献者资料里。”

    苏芒心里一惊,想到了某种可能:“郑楚来英国捐过精?可是……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陈嘉明:“你这么聪明,难道猜不出来吗?你肚子里的孩子,就是郑楚的。”

    苏芒猛然抬头,一脸震惊,连忙追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陈嘉明:“你不是好奇当初我为什么知道你借精生子的事吗?我有个老同学在你去的那家医院工作,他见过你,知道你是我老婆。所以在你走之后打电话给我。我让他把捐献者的资料调出来,那个人,就是郑楚。”

    苏芒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: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那是你的事,我本来也不希望看到你跟郑楚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陈嘉明离开了,苏芒呆坐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离开咖啡店,她漫无目的游走在街头,回想着陈嘉明刚才的话,给蔡玲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玲姐,你知道陈嘉明跟我说什么吗?她说我的孩子是郑楚的。”

    蔡玲惊讶: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?你在哪儿?我过去找你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突然闯进来的郑楚打断了。

    蔡玲一愣:“你是?”

    郑楚气喘吁吁地说:“我找苏芒。”

    蔡玲呆愣片刻对电话那头苏芒叮嘱道:“苏芒,我觉得,你需要站在原地别动,千万别动。”

    蔡玲挂掉电话,上下检视了下郑楚,问道:“你就是郑楚?”

    郑楚一脸急切地追问:“对,苏芒人呢?”

    蔡玲还是有点不放心:“你知道,苏芒离过婚,受过伤。当初她跟陈嘉明在一起的时候,我也觉得陈嘉明一表人才,跟苏芒两个人是郎才女貌,可后来才发现他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。你让我告诉你苏芒在哪儿,让我相信你能给她带来幸福,理由呢?”

    郑楚着急,环顾蔡玲办公室,冲到窗户边站上去。

    蔡玲惊呼:郑楚你给我下来,你就算这样也说明不了什么!

    “这算不算理由,今天你不告诉我苏芒在哪儿,我就从这儿跳下去。用生命来证明我有多爱她!”

    蔡玲拍着胸口:“你快下来!亏得我没有心脏病,要不被你吓死了!你不是想知道苏芒在哪儿吗?在这之前,你会对另外一件事更感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郑楚跌跌撞撞地从mg英国分公司大厦冲出来,想起蔡玲刚才的话。

    “郑楚,你是苏芒孩子的亲生父亲,去吧,苏芒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郑楚一路想着向蔡玲告诉他的方向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蔡玲透过窗户看到郑楚的身影,微微一笑,给苏芒发了条微信:苏芒,你的爱在向你飞奔而去,准备好,迎接他。

    苏芒正在街上游荡,刚才被莫名挂掉电话就一阵奇怪,当接到微信的一刻,苏芒愣了一下,立刻向着泰晤士河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落日的余晖映照在水面,波光凌凌就像人的心弦,泰晤士河桥上,相爱的两个人终于相遇,四目相对间,一切言语都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郑楚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戒指,跪地求婚:“苏芒,以前是我不够成熟,以为单凭一腔热血就能给你幸福。现在不一样了,我再也不是那个向往自由的傻小子了,我不做旅游体验师,不需要一年300天都睡在不同的地方,我想为了你停下脚步,在你身边睡一辈子。苏芒,直到今天我才知道,我们的缘分早已注定,我们的宝宝,为他的爸爸妈妈牵了好长一条红线,漂洋过海,路途遥遥。现在,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相爱,苏芒,嫁给我吧!”

    苏芒捂住嘴巴,哭得不能自抑!却伸出手,任由郑楚为她带上了那枚戒指。

    微风轻吹,拂过苏芒微红的眼眶,郑楚看着眼前的女人,幸福感满得快要溢出来了,他温柔地拂去她脸颊的泪,然后轻轻地吻上了苏芒的唇。

    夕阳的余晖中,寂静的泰晤士河在缓缓流淌,岸边散步的人未曾停歇。

    时光荏苒,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,每一个人都在时光的流逝中学会成长。

    唐明带着对晓秋的爱和思念,走过一座座城市,看过一处处风景;唐果果重新站在了一线明星的行列;苏畅,也不断地努力,成为了魔术界冉冉升起的新星;就连陈姗姗,也将严晓秋的客栈经营得有声有色。

    而这一天,郑楚和苏芒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婚礼现场,宾客都已经就位,双方的亲友也已经列席,音乐声响起,郑楚站在红毯尽头,郑美玲牵着苏芒的手,一步步走向郑楚。

    苏畅和唐果果跟在后面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苏芒始终面带微笑,幸福满足。

    郑楚在红毯尽头向她伸出手,光线从郑楚背后打过来,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终于,苏芒被交到了郑楚的手里,两人在牧师的见证之下,完成了这场华美如童话般的婚礼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知道人生的终点到底在何处,可当你平心静气地回看来时路,路上有你们一起经历的过往,再看看现在交缠的手,通往未来的路上,也会有你们的爱情、痛苦、包容和原谅,这样,应该已经是故事最好的结束。

    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>

    document.write('');

    tanx_s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

    tanx_s.type = "text/javascript";

    tanx_s.charset = "gbk";

    tanx_s.id = "tanx-s-mm_14370482_3424918_15814205";

    tanx_s.async = true;

    tanx_s.src = "http://p.tanx.com/ex?i=mm_14370482_3424918_15814205";

    tanx_h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head")[0];

    if(tanx_h)tanx_h.insertbefore(tanx_s,tanx_h.firstchild);

    </scrip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