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您提供夜狐独舞最新作品逆天剑祖最新章节、逆天剑祖无弹窗阅读
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聚星娱乐-聚星娱乐平台-聚星平台>>农女种田:山里汉子独宠妻> 第1999章谈生意

第1999章谈生意

    阿茹的态度倒是十分的好,从穆双双和陆元丰带着孩子们进来逛,到换样式,她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倒是让穆双双想到了现代那些以服务著称的商店,往往服务决定顾客当时要不要买东西,质量决定顾客以后会不会买东西。

    说实话,阿茹的话,倒是吸引了穆双双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她这双手,只画过犯罪嫌疑人的画像,至于那些所谓的花纹图案,还真是没有试过,不过倒是可以试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画样式,你可以帮我做?”穆双双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够给我准备一根羽毛,还有纸和墨吗?”

    毛笔不是她的擅长,不过羽毛沾了墨,倒是可以用来作画。

    阿茹笑了笑,放心的进了后院,再出来的时候,手里拿着穆双双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穆双双也没和她客气,她闭上眼睛想了片刻,自己在电视剧中看到的那种特别简单的汉朝服饰,一炷香的时间下来,她终于画好了,不过衣裳是女款,男款还得画。

    一旁的阿茹看到成品的那一刻,忍不住捂住嘴巴,她略大的杏眸中尽是惊讶,抬起头,仿佛的看了看穆双双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娃,一张瘦削的鹅蛋脸,眼睛大而有神,而且不容忽视。

    可是从她身上的穿着来看,应该也不是条件特别好的人家养的女儿,可是她画的这张衣裳的样式,却是她从未见过的,而且特别的好看。

    两炷香的时间下来,穆双双终于画好了第二幅,她有些感慨,在这古代,还真得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打得了流氓,挣得了钱财。

    她算是把自己读书那会儿学的东西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陆元丰带着欣赏的态度看着穆双双,虽然双双给他的感觉愈发的神秘,可是这种神秘不但没有让他觉得疏离,反倒让他愈发的忍不住想要靠近她。

    “双双,你画的真好看!”陆元丰由衷的赞叹。

    “那是,要是不好看,我也不会画出来了。”穆双双脸皮颇厚的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阿茹也点了点头。“姑娘,其实……你这样式要是拿到镇上薛家的布庄去卖,搞不好能够卖个好价钱。”

    整个青山镇,开布庄的有无数家,可是没有一家能够比的上薛家。

    “谢谢,不过我没那个打算。”穆双双笑着摇头,那个薛义,可不是个好的合作对象,二三十岁的人了,老早她的麻烦,小气!

    “那你确定让我做这两套衣裳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过咱们也可以谈这个生意,如果我把这两个花样卖给你,值多少钱?”

    阿茹倒是提醒了自己,这两张纸是可以换钱的,她又不想去薛家,那这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阿茹惊讶的瞪着穆双双,她自己的店铺并不大,卖的东西也没有特别贵的,平素都是以薄利多销为主,要是做这种款式的衣服,真可能卖不出价格,或者没人买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先试试看,等挣了钱再给我银子。”

    阿茹的店铺,穆双双进来的时候,就看过了,位置还不错,也属于大伙儿逛街会走到的地方,若是在这里做一些成衣生意,倒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穆双双喜欢这个女孩儿。

    这般大的条件,阿茹要是再不答应,也有些傻了,她在心底盘算了一下,才开口。“你……要出多少银子,才肯卖这两个样式?”

    “你每件衣服一成的收入!”穆双双不急不缓的道。

    如果一件成衣,阿茹卖一百文钱,那她就拿十文钱。卖的越多,她挣得越多。

    “行,一成就一成!”阿茹一口应下,至少她从中可以看到穆双双的诚意,就算这两个款式,别人很喜欢,挣了钱了,她拿出一成来,也没啥。

    简单的定下生意,写好契约,穆双双开始挑布匹。

    “阿茹,你这里有料子稍微轻软一点,透气些的布吗?我想要给我爹娘一人做一身衣裳,再就是丰子,要两套,三个小娃娃一人一套。”

    算下来,穆双双要挑几个花色的衣裳,她和小吱可以穿一样的。

    陆元丰和小寒、元宝可以穿一样的,再就是余四娘和穆大山单独另外穿,算下去,至少要四个花色。

    陆元丰一听双双买布料搭上了自己的衣裳,赶紧摆手。“不用,不用给我扯布。我还有衣裳,双双,你自个多拿几尺,多做两身好衣裳。”

    陆元丰觉得自己是粗人,加上经常要去干活儿,穿啥衣裳无所谓。

    但是双双不同,她是女娃,女娃会比男娃爱打扮。

    村子里那些女娃娃都喜欢穿好看的衣裳,戴好看的头绳,就连他不喜欢的夏瓜瓜,也是经常新旧衣裳轮着换。

    “阿茹,别听她的,你按我说的扯布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好~”阿茹笑了笑,她之前就观察过了双双和丰子,很明显,丰子是听双双的,进门开始,就是双双一个人在说话,他在旁边认真的听,时不时的点头。

    不过丰子就算是只站在旁边,你也绝对不会忽视他,因为这个男人,和普通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就谈好了买卖,阿茹给穆双双推荐布料也愈发的用心了,从布料的颜色,料子,等等,她都着重去选。

    “双双,你和小丫头一个花色,挑这种淡粉的,衬皮肤,而且这种料子轻软透气,价格也不贵,一尺二十二文钱,大概六七尺布可以做一件衣裳,小娃娃的三尺左右就够了,你和这个小丫头拿个十二尺布。”

    “行!你再给我挑挑其他人的。”

    一番商定,穆双双最后选了五十三尺布,穆大山的布料颜色是灰色,耐脏,元宝和小寒,陆成丰她挑的是藏青色,至于余四娘,她选了一个比较成熟的桃红色,也适合她那个年纪。

    四十五尺一匹的布,穆双双买的已经超过一匹。

    这一趟,可谓是大出血,阿茹给她挑的布都是二十二到二十五不等的,最后全部给她按二十三文钱一尺,所以统共是1219文钱。

    穆双双瞬间就觉得,比起这些布的价钱,自己平时挣的那些银子都是小儿科!

    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>

    document.write('');

    tanx_s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

    tanx_s.type = "text/javascript";

    tanx_s.charset = "gbk";

    tanx_s.id = "tanx-s-mm_14370482_3424918_15814205";

    tanx_s.async = true;

    tanx_s.src = "http://p.tanx.com/ex?i=mm_14370482_3424918_15814205";

    tanx_h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head")[0];

    if(tanx_h)tanx_h.insertbefore(tanx_s,tanx_h.firstchild);

    </script>